【道之不存久矣】道之不存

  《治病书》揭示中国传统医学之精微奥妙,阐释中医基础理论之方法精髓,点破中医养生疗病之玄机。中医施治,讲究下治病、中治命(如何立命)、上治性(修习天性、习性,健全“立人”)。《治病书》从治病层面做论,先在理论层面对阴阳五行进行辨析与纠谬,并重点对现代人对中医的种种误解做了评述。继从四诊、鬼神、经脉、方药等技术层面,抉其“道”理,指其对证,颇有振聋发聩之言。
  半个多世纪以来,我们一直试图在“中西医结合”的梦想中创造一个医学奇迹,但这个美梦一直都未能成为现实,相反,在这个梦想中创造出来的是一个被阉割了的中医,是一个附属于西医的中医,是一个被异化了的怪胎,是一个噩梦。
  其实,中医自医圣张仲景以后,就被无数“不念思求经旨”、“崇饰其末、忽弃其本”、自以为是、耍小聪明的所谓这一“家”那一“派”的庸医们糟蹋上千年了。只不过从19世纪末和上个世纪初到今天,中医被糟蹋得更加变本加厉了而已。当年一些出于对西方科技快速发展的仰慕而想当然地认为西医一定比中医“先进”的而要“锐意进取”的人们,就花了不少心思试图用西医的病名“统一”中医的病名。1913年的北洋政府曾明命令废止中医。1928年4月汪精卫授意由西医把持的卫生部提出中国干脆“淘汰”中医,并废除中医教育。这一股股逆流虽然最终未能得逞,但从当年的废中医的急先锋余云岫、严德润直到今天名头更是响当当的科学家杨振宁、方舟子、何祚庥等,所谓中医“落后、不科学”“是伪科学”的喧嚣从来就没有停止过。这确实表现出了某些中国人对祖宗传下来的这份宝贵遗产的无知,和由于无知而不屑一顾。
  就算数落中医诸多不是、斥中医为“伪科学”的那些中国人坚决排斥中医、不吃中药,拒绝针刺和艾灸,可是别忘了,正是他们眼中的这一“伪科学”几千年来养育了这个星球上的最庞大的民族。没有中医的呵护,就没有这帮精英们的祖先世世代代的繁衍生息,当然也就不会有这么一帮子嘲笑中医的人存活(或曾经存活)在这个世界上。对这些崇尚显微镜、宣称只相信眼睛的人,即使无数西医束手无措的疾病被中医治愈的医案和事实摆在面前,也改变不了他们对自己祖国瑰宝的鄙夷。这不是眼睛出了问题,而是因为他们对自己祖国的文化和传统的无知,于是长就了一身崇洋的媚骨。
  因为“走捷径”的急功近利的浮躁心态是许多人和不少科技知识分子的通病,于是对西方科技文明不辨良莠地追捧尤其是在知识界形成了一股潮流。在这种思潮的影响下,近代中医界出现了几位较有影响的、主张中西医“汇通”(而非西医取代中医)的人物,如唐宗海、朱沛文、张锡纯和恽铁樵等人。尽管他们反对余云岫、严德润、汪精卫等人把中医赶尽杀绝的行为,但终究中医学艺不精,于是试图在中西医之间找到一条能够调和的道路,即“汇通”,从而使中医能够得到现代科技的承认。他们在“汇通”方面作了不少尝试,但结果并未如一些人期待的那样“发展”了中医,相反,“汇通”带来了更多的困惑。而张仲景依旧是医圣,热衷于“汇通”的医生们虽说著述颇丰,可还是被掩没在了一本《伤寒论》的光芒之下。
  这个时代据说是个“大师”辈出、“权威”满街跑的时代,可惜的是,想知道半个多世纪以来在“中西医结合”教学体制下培养出来的芸芸“中医专家”们中,谁的医术超过了扁鹊、华佗、张仲景?谁的见解“发展”了《伤寒论》呢?答案是:医圣依然站在那祖国医学的高山之巅,默默地俯视着!
  这就有了逻辑上的麻烦了。用“中西医结合”的“现代科学的标准”来衡量,扁鹊、华佗、仲景之辈是对现代西医半窍不通的、连最起码的中医中专文凭也不能给的土包子,充其量是些被医政部门围追堵截的非法行医的江湖郎中。可是在医疗实践中,千千万万谈起西医来喋喋不休、毫不逊色于西医专家的“中西医结合”的博士、教授、主任医师们,又有谁能顶得起医圣这项桂冠取扁鹊、华佗、仲景而代之呢?“博士”、“教授”和“主任医师”诸如此类的光环,如果在扁鹊、华佗、仲景之类的土包子面前黯然失色,岂不是个大麻烦?那么中医高等教育文凭、中医师行医资格以及相关的职称到底价值几何?看来衡量中医医术高低的“标准”在逻辑上就成了问题。
  但解决这个逻辑麻烦似乎更麻烦:即如果认定现代中医教学的“标准”是科学的,那秦越人、张仲景之辈及其追随者则是可笑的、落伍的、没有行医资格的土老冒,而满大街的“中西医结合”的“专家”就该是医圣。可惜现实很无情,无论是“金元四大家”、明清“温病学派”,还是近代“中西医汇通派”,乃至今天的“中西医结合派”,都不能望仲景项背。其实说穿了,无论是这个“家”还是那个“派”,都是既未弄通《黄帝内经》、医圣之学,可又不敢否定之,而自己那一套左道理论又与《黄帝内经》、仲景真谛靠不上边儿,于是就成了见解“独到”、“各具特点”的什么“家”呀“派”的。至于那些一天到晚地吵吵要“发展”自己还没搞懂的《黄帝内经》以及仲景之说的人更是让人不齿。话说到这份儿,就是说那个“中西医结合”制定的“标准”不科学喽,但所谓“更麻烦”亦在于此。因为要解决被颠倒的是非,就只有否定现在这套“现代科学的中医标准”,彻底结束中医被糟蹋的噩梦。这不仅是观念上的拨乱反正,更会触及到许许多多人(主要是“中西医结合派”的专家、权威们)的切身利益——无论是面子上的、感情上的、地位上的、还是商业上的……。这简直就是一场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