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怕菠萝(组诗) 组诗

  害怕菠萝   盐水里浸泡着菠萝   水果小贩的手里握着一把刀   我很害怕   害怕菠萝睁开满身的大眼睛
  很多年前的一次酒后
  就是因为菠萝,我差点丢了性命
  倒不是弯刀有多么锋利
  只是这一只只让我担心的眼睛
  菠萝熟悉每一位顾客?
  它是不是一生都没有一个陌生人?
  谁能了解菠萝的内心呢
  谁能从它的眼神里读懂菠萝的悲伤?
  现 状
  树叶上叮着一只虫子
  它从春天绣到秋天
  叶面上密密麻麻的针脚
  整棵树上
  密密麻麻的树叶
  不要靠近它
  叶子被绞碎后散发出木头的气味
  新鲜的。沙沙的劳作声
  树木无法安静
  这是一棵被镂空的年份
  即使在高处,挂满茧的树木
  并不能改变一个人的审美
  冬季来临
  它们住进厚厚的壳中
  致命想象
  我的身体被谁修改过
  如果不是,会不会百毒不侵?
  刚从上铺下来
  就接到抱怨的消息
  比如说:“你害惨我了。”这些
  糟糕的器官,这些
  可恨的外星人
  粗短的身子支撑硕大的头颅
  抱怨有什么用呢
  你无法操控他的柔软和坚硬
  只仰望一次
  我不赞美微风中的星辰
  驶入夜晚安静的小镇
  我只停泊一次
  也只是抬头仰望一次
  如果能弄懂一辆行驶中的汽车
  它的内部
  必定动荡不安
  就像我此时的心情
  而你安静的犹如一朵莲花
  一朵不曾开放的
  椅背上的
  固守在栅栏以内的雪白
  决 定
  我决定明天不理你
  后天也是,把手机放在抽屉里
  关上窗户,不对香水感兴趣
  让睡眠安稳一些
  我决定今天
  使心情与往日不同
  看话剧和古装的简短戏曲
  写一些关于天气
  的文章,把肥皂泡在水里
  后天将发生什么呢?
  消息被忽略
  一盆浑浊的水
  仿佛两个人之间无法说清的关系
  一幅画
  大雪始终没下
  南方的女妖继续啃食枯黑的牧草
  在一幅图画中
  隐约看到她
  褐色的小巧而坚挺的乳房
  冬天提前结束
  没有人面对一堵墙仔细观摩
  而需要悬挂的钉子
  空在那里
  画中的女人
  被卷进一只粗大的笔筒
  不远处的
  荷叶,在镜头里慢慢舒展开来
  女妖在啜饮
  那些清澈的水滴
  她伸长舌头
  仿佛一只铝制的圆盘在不停转动
  铁观音
  坐在莲花上的面善女子
  向你弹下一滴露水
  我仰起脸
  仿佛闻觉一枚柳枝的香气?
  夜宿闹市中的梦境
  总是被不经意间的梦话透露了风声
  他一夜未眠
  窥得我的隐情
  如果我爱上一个神仙
  是否注定有了罪过?
  可凡心萌动
  在人世我早已
  抛弃了坚持很久的虚假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