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熊鲜森]快递熊鲜森是真的吗

  1   没想到,招聘一名图书快递员还挺难。我在网上经营着一家小书店,准备再招一名快递员,可是面试了几个人都不太满意。这天,员工都已经下班了,我还要面试一个应聘者。
  他的简历写得非常简单,自我介绍里说身体好、爱文学。工作经历里什么都没填,姓名一栏只歪歪扭扭地写着一个字:熊。
  这时门铃响了,这位熊先生倒是很准时。
  我喊了声请进,门应声而开,我抬头看了一眼,马上就钻到桌子底下去了。
  吓死我了,熊先生真的是头熊。
  “您好,我是来应聘图书快递员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
  “啊啊,是吗?啊啊,请坐。为什么想应聘这份工作啊?”
  “我,”他挠挠头——见他一抬手,我又差点钻回桌子底下去——“我身体强壮,能吃苦,热爱文学。”
  “那你都读过什么啊?”
  “游客游览注意事项,棕熊简介……还有一些广告单,别人扔下的报纸……”
  我恍然大悟,“你是不是从动物园里……”见熊先生猛地抬起头来,坐立不安,我赶紧换了种语气,“你上一份工作是不是在动物园里呀?”
  “唔,不过不适合我。那个地方,我不喜欢。”
  “哦,好,好的。你的条件很好,不过我们已经招够人了。”我小心翼翼地说。
  “什么?”熊先生腾地站起来,两步走到我面前。
  “啊,不对,我是想说,招到你就不再招人了。”我赶紧改口。
  我是一个怕麻烦的人,一直谨小慎微,现在招了一头熊来上班,真不知道会出什么乱子呢。
  2
  第二天一早,我满脸竖线地推开办公室的大门,里面一尘不染,收拾得出奇的干净。
  “保洁怎么提前来了?”
  “不是啦,新人上班第一天要表现嘛。”小六努努嘴,顺着他眼角一扫,我这才看到弯腰在墙角整理货架的熊先生。
  “他叫什么啊?”小六指指熊先生。
  “叫……熊……先生。”
  “熊什么?”
  “熊……鲜森,”我信口胡诌了个名字,“新鲜的鲜,森林的森。”
  “怪不得,名字怪人更怪。”小六说,“穿着那身行头就是不肯脱下来。”
  “行头?”
  “你看不出他想扮熊啊?”
  哦!怪不得小六会这么淡定。
  “记得前些日子,电视上看到有个开花店的男人扮成小丑给人送花,生意大火。”
  “没错,我也看过。
  “老板,你不会让我们也扮成卡通动物送书吧?”
  “啊?嗯……哦!是有这么个计划。”我灵机一动,这真是一举两得,既能掩饰熊先生的身份又能帮助书店促销!
  于是,我们新组建的图书快递员队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由哆啦A梦、海贼王路飞和一头棕熊组成。
  3
  事情比我想象的顺利得多。
  快递员不用说太多话,把书递过去,拿出对账单,对方签字,付款,就OK了。熊先生干得很顺利,一点麻烦也没给我找。
  没有人知道熊鲜森真的是熊先生,除了我。
  大概过了一个月,我收到一封顾客的电子邮件。
  是个收到男友送来的礼物书的女士——因为化装送货的形式受到了大家的疯狂欢迎,我们专门开设了派送礼物书的服务。她大赞我们的服务多么到位,送货及时,方式新颖,最主要的还是那页手写的便笺,便笺上的诗,虽然字写得比较将就,但真的很感人。
  便笺诗?这是怎么回事?
  我立刻上网,订了几本书,分别作为“送给父母”“送给孩子”“送给朋友”的礼物。接下来的几天,我陆续收到了熊鲜森手写的一首首小诗。
  这天午休,我想我一定要和熊鲜森聊聊了。
  4
  “我看到你的诗了。”午餐时我坐到熊先生旁边。
  他立刻手足无措起来,如果不是那一身毛茸茸,我想他的脸此刻一定通红。
  “没关系,只要不影响工作,很好啊,而且很多顾客来信说很喜欢你的诗。”
  熊先生搓着手,陷入了沉默。我咳嗽了一声。熊先生抬起头望着我,他的眼神其实很温柔。
  坏消息总是突然驾到,让人猝不及防,这天下午,我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
  “您几周前给我们打过电话说您见过一头棕熊?”
  “您是?”
  “市动物园。”
  “我,啊,哦。”大脑又变得一片空白,完全反应不过来,我惊慌失措地挂掉电话,叫来熊鲜森。
  “放你几天假休息一下吧。”熊先生一脸疑惑地望着我,“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以后我不给顾客写诗了……”
  “怎么会,放假是对于优秀员工的一种奖励,你可以回家去看看呀。”
  熊先生低下头。
  “家里的亲人还在吧?”
  过了好久,“只有一个哥哥,被卖到不知道什么地方的马戏团了。”熊先生小声说。
  “没关系,如果不想放假的话,就攒起来以后一起用吧。”
  “嗯。谢谢您。”
  熊先生离开后,我在网上订购了一套成人穿的卡通熊外套。
  5
  第二天,动物园的电话又来了。“我们调查过,棕熊在您那里送快递,如果您不配合,我们完全可以告您虐待奴役动物罪。本来棕熊跑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它们进园的时候都被注射了一种特殊药剂,去除了野性和攻击性。但是现在,我们要评选五星A类动物园,必须有熊,必须得把它抓回来。”
  “明天早晨,趁人少的时候,您想个说辞让棕熊下楼,剩下的事不用您管,会有人把它带走。”
  “如果我拒绝配合呢?”
  “我再和您明确这一点,不管生死,我们都会带走棕熊。”
  第二天清晨,快递公司所在大厦最早到的员工当中,有人看到熊鲜森没有坐电梯,从楼梯下来,走送货的小门出去,外面是一片空场,突然冒出来几个穿着制服的男人,熊鲜森看到他们,夺路而逃。然后“砰”的一声,好像鞭炮,或者枪声,熊先生脸朝下倒在地上。路过的几个员工举着吃了一半的汉堡,捂住了嘴。有女孩子哭了。
  “请让一让,”一个制服男说,“这是一头棕熊,很危险。”
  “你们在搞什么?这是做图书快递的熊鲜森!”女孩子说。
  “天,大熊,你怎么了?”微微冲过来大喊,“你们傻啊,他只是化装成这样。”微微指指一旁自己的哆啦A梦头盔。
  “这当然是熊,我们奉命抓它回动物园,如果它不跑,我们不会开枪。”制服男有些恍惚,还在辩解,但是明显不坚定了。
  “你们这群傻瓜,你们杀了他。”微微帮熊鲜森翻过身,拿下头盔。
  我终于可以大口呼吸。是的,躺地上的是我,穿着买来的熊外套。
  熊鲜森现在应该正坐在小六的车里飞驰在高速公路上,小六会送他回家,虽然熊先生说不出他的家在哪,但是只要有树林、有自由、有蜜蜂和蜂蜜,而且少人烟的地方,就是他的家吧。
  6
  我能醒过来医生说是个奇迹,因为给熊准备的镇静剂应该够让我睡上十几年。
  第二年夏天,我收到了一个包裹,里面有用蜂蜜裹着的枣子、饼干,还有一首小诗,写在树叶上。
  读了才知道这不是诗,但又是我读过最动人的一首诗。
  您还好吗,先生?
  裹着蜂蜜的红枣是我太太做的。
  枣子里面还塞着杏仁,
  可别把杏仁当成枣核吐掉。
  饼干上面乱七八糟的凹痕,不是没烤好。
  是我家宝贝的手掌印呢。
  先生,有家人的感觉真好。
  您也早点成家吧。
  我把熊鲜森的便笺放在相框里挂在墙上,看了又看,想着该给他回一封信,或者,写一首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