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的少年》 [狼以独步]

  一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   带着家族赋予我神圣的使命,我只知道我要活下来,所以,我要奔跑,不停地奔跑……整整一个星期,为了躲避猎人的枪子儿,我一直在逃——据说南方有一片森林,或许我可以在那儿繁殖、哺育子孙,让狼有朝一日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宰。
  一路南下,我目睹了地球的累累伤痕。
  愤怒和心痛使我的力量发挥到极致。整整3天,我竟没有发现任何可以充饥的动物,甚至看不到一片嫩叶,我依然活了下来。在人类枪杆的催赶下奔到了南方,并在那个森林里稍作了休息。于是,一切关于地球的死寂,从我行程记忆中闯进我的梦里来:
  ——枪声
  血迹,倒在血泊中的我的同胞们;
  ——沙漠
  永远没有尽头,我痛苦地刨开黄色的沙土,里面依然是沙土;
  ——尸体
  一具具白骨, 无数物种被沙土埋葬;
  ——水
  黄黄的,和沙漠连成一体。
  二
  朝霞是血红的。
  我从迷蒙中再次苏醒,整理满身的疲惫,等待着新的血腥的开始。
  那一排帐营,很明显地扎在这片荒凉的沙漠上,良久,没有一丝动静,我静静地注视着,情感上的仇恨和长期的饥饿让我有些冲动,想冲进那些沉睡的帐营里,将所有的仇恨啃干净。
  ……
  满地的黄沙映照着火辣的天空,显得格外宁静,出奇地静,那种景象似乎预示着什么……霎时,远处的黄沙漫天袭来,风沙席卷了我周围的整个世界,我逃进森林,死死地抱紧树干——也许,风沙是此刻世界上最强悍的霸主。我紧闭双眼任狂风卷起的石尘拍打在我身上。出于对生命的热爱,我忘掉了一切恐惧,我静静等待风沙离去,在黄沙的掩盖下,昏昏欲睡的我坚守着一个信念——我必须活下去。
  我用尽全身的力量,从尘土中探出头去张望暴风后的世界——晚霞是血红的。
  夜,依然是宁静的,而我由于长时间的奔饱和饥饿,已无力动弹,哪怕只是一小步。
  三
  朝霞,依然是血红的。
  我从迷蒙中又一次醒来,开始探寻新的土地。
  但我仅剩的一丝希望再次被这景象摧毁。
  无边的,是沙漠;
  永远的,是沙漠;
  沉甸甸的,还是沙漠——多少文明和生命,融进它的体内;多少历史,在它的脊梁上开始,又结束!永远地,深深地埋进这厚重的沙地。但我始终相信,会有一块新的土地孕育新的生命诞生,创造另一个美丽的世界。
  夜,再次踩着血红的晚霞来临。
  这是我生命中最宁静的一夜——我享受着月光的轻托,深深地爬在沙漠里。
  当天空又一次映满了血红的朝霞,我的灵魂冉冉升起,我最后一次悲哀地嚎叫:“嗷……嗷”。
  四
  朝霞依旧是血红,夜仍然是那样宁静。
  我知道,从今以后,地球上不会再有狼。
  我知道,一旦地球上没有森林,没有河流,没有动物,没有植物,也不会再有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