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诺贝尔的故乡_诺贝尔的故乡

  因为诺贝尔,因为莫言,我们的瑞典之行陡然间就加重了分量。   瑞典,国名本意为“安宁的王国”,一千多公里的长长国土,从北极圈内伸到北海之滨,揽括了波罗的海西边数千公里的海岸线。路途遥远,人口稀少,又听说次极地风光,无限迷人,而高福利社会,更令人神往,是什么样的一个神秘地方?
  一
  从上海浦东出发,中午的航班先飞德国法兰克福,然后一路向西,追着太阳飞了13个小时。
  晚上十点从法兰克福飞哥德堡,该是漫天夜幕时分,可高纬度地区的夏日,舷窗外还是白晃晃的,漫漫无际的云海,翻腾着变幻着,蔚为壮观,西边天际线有条绵延不断的光影彩带,橙红淡黄而柔和明亮,将动态的云海与宁静的天宇作了明显分割,那种动静相宜、虚实相间的美成为语言无法抵达的体验。
  夜幕终于降临了。入住瓦拉市已是凌晨了,刚睡了不一会,就被国内来的电话吵醒,见天已大亮,也就起床出门散步。
  瓦拉市在瑞典的中南部,紧靠最大的湖泊,东去波罗的海、南去北海都很近,全市701平方公里,只有15555人,,还没有我们一个乡的人口多。市府所在地的维拉镇4000人,首府仅有国内一个村的规模。
  清晨的瓦拉极为宁静,举目四顾,绿绿的原野上,散落着居民的小院落,或红瓦,或灰瓦,或黑瓦,一律大披水、家家大院落,没有围墙,或者用低矮的木栅栏隔一下,纯属象征性的。住家之间相隔很宽,长满茵茵绿草。住宅的样式大小不尽一致,一律不见防盗窗,更见不到国内每家安装着监狱一样的大铁门。我们住的宾馆为回字形别墅式,很像我们中国北方的四合院,小院里摆着圆桌,还有四五把舒适的凉椅,泡着清茶聊天说话,轻松闲适、身心随意。
  去市政厅参加洽谈会,海伦娜按时来宾馆接我们,路不远,步行过去十来分钟,沿途是古老的火车站、尖尖的大教堂和古旧的民居,居民公寓房前屋后花红草绿,院子里零星散布着开满白花的苹果树,树也许比小镇更老,铁骨穹枝、姿态沧桑。静静的大街上,行人寥寥;两旁的行道树整整齐齐,树比人多。
  市政厅是幢三层楼,意外的是广场上升起了中国、瑞典国旗,瓦拉市政府的安排细致而周到。
  主人的介绍开始了,他们的表情像这座城市一样平静而显绅士状。瑞典王国位于北欧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东南部,面积约45万平方千米,是北欧最大的国家。海岸线长7624千米。在两次世界大战中都宣布中立,1950年5月9日在西方第一个与新中国建交。
  瑞典是一个高福利国家,今日的瑞典更被视为具有社会自由主义倾向和极力追求平等的现代化福利社会,按人口比例计算,瑞典是世界上拥有跨国公司最多的国家,如沃尔沃、萨博、伊莱克斯,都在中国电视广告中呼风唤雨了三十年,而早年风靡国内的爱立信手机,也是瑞典人造的。
  我们考察的合作项目是留守儿童关爱,在瑞典叫特殊儿童关爱。瓦拉市官方安排了新闻社记者现场采访。在向记者谈及了此行感受的时候,我重点列举了哥德堡号的例子,那沉入海底的茶叶就是我们老家产的,四百多年后从水里打来上来后,开了坛,香味依然,瑞典人听得目瞪口呆。
  权威专家考证后作出的结论,沉入海底的茶叶恰恰就是古徽州休宁县的名茶——松萝茶。我在此次来欧前去休宁松萝茶公司,专门参观了建立不久的茶叶博物馆,那些展柜里陈列着极为珍贵的从哥德堡号沉船上打捞出来的松萝茶,用一个小小的密封的玻璃瓶装着,它像一个历史证人,在为我们出访瑞典提供证据。
  二
  海伦娜·托赛尔女士是瓦拉市负责国际交流的官员,细心周到,待人真诚,与我们同行的翻译小胡认识好多年,自然就少了些外交的客套拘谨,而多了份朋友间的坦率亲切,没想到,公务结束后她居然邀请我们去她家喝咖啡。
  海伦娜家很近,新建的房子,前后有院子,房子面积很大,周边绿坪环绕,室内窗明几净,客厅、起居室、餐厅,布置得雅致舒适。看墙上挂着一架动物头骨,海伦娜解释说,这是去年爱人打猎的成果,打到了一头大麋鹿,挂着的就是鹿角头骨,海伦娜笑着说自己不大喜欢,但两个孩子和丈夫都说好,三比一没办法,“我们家里是很民主的”。
  大家随意地参观聊天,海伦娜很快从厨房端出了一大盘称之为“派”的点心,酥松微黄,香味扑鼻,蘸上点调料,更是香甜可口。主人还专门泡上一壶黄山绿茶,说很喜欢黄山茶,绿绿的,好看好喝。瓦拉市首席执行官耶特也赶来参加这次家庭茶座,他说已经十五次到了黄山,大家十分惊讶。
  为了让我们更多领略瑞典的饮食文化,在瓦拉市的日子里,主人选了不同地点的不同餐馆用餐。第一次属正式晚宴,设在在市区北部的一个叫Lumber_Karle的酒店,二十分钟车程,沿途是大片大片绿油油的一眼望不到边的麦田,还有大面积的初开的油菜花,北欧风格的居民点散落其间,高耸的风力发电的巨大风车不紧不慢地缓缓转动。
  我们到达酒店时,执行官耶特和瓦拉市副市长(在野党领袖)加布里埃拉女士率负责公共事务、教育事务的官员一行等候在大堂,耶特说,内兰德市长很期待这次黄山来访,但他正在西班牙度假,无法出席了。
  席间话题极广。资料显示瑞典人90%信奉基督教,但耶特说年轻一代并不真的相信上帝了,去教堂只是传统的仪式而已,看来这与中国的清明节有点相类似了。虽是我们不太习惯的西餐,但主人精心安排,海鱼和意大利冰淇淋很好吃,晚宴话题轻松,气氛融洽。
  第二次是午餐,我们前往市西南十公里处的老字号,一个叫Baljered的小镇的SivansOst餐馆,这是一个乡村小餐馆,下了主干道,沿着平整的砂石小公路前行,只见几幢爬满青藤的小屋,屋后是古木森森的山坡,屋前是一望无际的绿野,好一处世外桃源!
  老店的女主人介绍,这里经营的品牌食品是一种类似奶酪的“乳仡”和火鸡。小店创始于1887年,而今店名叫Sivans就是女店主妈妈的名字。这种乳仡味道甜中带咸,掺入火鸡制作的面食确实别有风味,主人说店虽小,但品牌出来了,哥德堡的高官名流也要慕名而来。瑞典物价高,有老牌子的更高,每公斤要300多瑞典克朗。瑞典是一个很有独立主张的国家,虽然加入了欧盟,但2003年全民公决,决定放弃加入欧元区,保留本国货币。瑞典克朗与人民币比值大约为一比一。   第三次是考察结束前一天的晚餐,在精心安排瓦拉市东南一处名叫MagnusFriden 的农家餐厅,四周依然是茫茫绿野,空气中溢满了草味花香,参加的瓦拉人有七位,都是这次考察中认识的瑞典的新朋友,开了香槟和我们国内带去的泸州老窖,晚餐上自己取食的草莓蓝莓最受喜爱。
  席间主人说,瑞典纬度高达五六十度,夏季特别短,每年六月中旬白天最长的那一天,也就是中国农历的夏至,这里的日照时间为十八个小时三十八分,这一天瑞典人都要聚会庆祝,祈祷祝愿年年好收成,今天的这个晚宴,就算是提前与黄山朋友一道欢庆分享了。
  酒过三巡,一位女士说,我来唱首歌吧!优美的旋律和真挚的情感,感染着在座的所有人,瑞典朋友们一边鼓着掌,一边跟着一起唱了起来。
  三
  感受最深的是,瑞典王国最重视的是文化教育,而不是办公司挣钱。
  在瓦拉市的几天里,幼儿园、小学、中学、青少年活动中心,还有音乐厅、图书馆、博物馆是我们参观的主要目标。所到之处,瑞典人对中国文化的兴趣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欧洲第一所孔子学院就是2005年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成立的,莫言获得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在瑞典形成了莫言热,对莫言的颁奖词是“用魔幻般的现实主义将民间故事、历史和现代融为一体”,古老遥远的东方文化重新被认识。
  1896年63岁的诺贝尔去世,他于前一年立下的遗嘱是,将他的部分遗产折合920万美金设立基金,以其利息分设物理、化学、医学、文学、和平五种奖金,授予世界各国在这些领域对人类作出重大贡献的学者。五年后的1901年12月10日,也就是诺贝尔逝世五周年纪念日,颁发了第一次诺贝尔奖,一百多年来诺贝尔奖已经成为公认的顶级世界性奖项,就在离瓦拉市不远的卡尔斯库加市,保留着诺贝尔故居纪念馆——白桦山庄。
  瓦拉市有六个图书馆,我们参观了最大的一个中心馆,藏书六万册。女馆长很富态很有风度也很热情,得知我们来自中国,马上去书架上拿来两册刚刚出版的瑞典文莫言小说《红高粱》和《生死疲劳》给我们看。瑞典人有着大气的文化自信,有着海纳百川的胸怀,或许这就是瑞典被评为全球最具创新力国家的重要原因。
  记得在第一天的晚宴上,耶特和我聊起莫言,他对我说:“中国的莫言这次得奖了,我很想听听您对莫言的评价”。这个话题我始料未及,想了想说,莫言来自中国社会底层,了解中国社会,了解中国文化,他的小说尤其是《生死疲劳》,以荒诞的形式隐喻了一段真实的中国历史,至于他的获奖感言《讲故事的人》,我个人觉得至少有三点核心内容:自强不息、宽以待人、知恩图报,这三点也是中国传统文化所倡导的价值理念,对此耶特很赞同。后来在哥德堡机场耶特赶来为我们送行时,我这才知道耶特还是哥德堡大学教授。
  瓦拉市东临加勒比海,瓦拉市唯一的博物馆,设在一所有百年历史的小学的地下室,给我们讲解的女馆长是退休后在这里自愿服务的,瑞典朋友告诉我们,她的儿子就是前任瓦拉市市长。
  说来很巧,两天前在市政厅广场,我们就偶然遇到前任市长,高高大大的中年人,有风度有气质,去年大选没有连任,现到一个跨国公司担任高管。他跟翻译小胡熟,很亲热地站着与中国朋友聊天,不当市长,一样的淡定从容。
  博物馆藏品丰富,教育藏品在陈列中比重很大,瑞典早在1842年就颁布了教育法,古代学校的课桌课椅教具保存完好,墙上悬挂着一百多年来学生与老师的毕业合影。参观结束时,馆长拿出一本纸张发黄的贵宾签名册,希望我们能够签名作个纪念, 我代表考察团写了十六字——“珍藏历史,传承文化;中西交流,共创未来”,团员们逐个签名,由翻译现场译成英文。让人惊奇的是签好后翻看第一页,最早在这个留言薄上签名的年份是1923年,整整九十年,我们是第一批来自中国的参观者。
  四
  生活在瑞典是幸福的。福利涵盖了教育、医疗、保健、残疾人、环保、水的提供和净化各个方面,对青少年教育尤其重视。
  Orsgqrden幼儿园有100名3—5岁的孩子,园长带我们逐一参观了音乐、绘画、手工、游戏等各种功能教室,幼儿的户外活动时间占了一半,洋娃娃们打着赤脚,在铺着沙子的室外场地上面嬉戏,抢球、追逐、荡秋千、走平衡木、骑三轮车……真是快乐的童年。
  迄今已有着九十九年历史的parkskolan 小学,现有140多个学生,采用小班教学,设施极为完备,室内游泳池、体育馆一应俱全。瑞典规定所有11岁学生都必须能够游泳200米,其中50米仰泳,要能够处理水下紧急情况。学校对智障学生按需配备老师,每名教师教两三个、三四个学生不等,也有一对一的,甚至还有两个老师教一个学生的,独立小房间单独授课。
  在小学参观时,见到了一对来自台湾的小兄妹,小女孩,乌黑的头发清秀的脸,看上去八九岁的模样,随父母来瑞典不到一年,似乎还没完全融入瑞典学生中,显得有些孤单拘谨,看到黑头发、黄皮肤、讲汉语的我们,她明显地意外和激动,主动从教室后排走过来,小女孩看我们的神情,就像看到自己的亲人一般的融洽。小女孩有点腼腆、跟我们说话,轻声细语,有时只是摇摇头或点点头。
  离开小女孩教室后,我们接着去参观学校其它年级,大约半小时后突然发现,没想到台湾小女孩居然一直远远跟着我们,欲前还止、欲说还休,与我们难舍难分,看到这一幕真是很感慨,也有些伤感。这时一个男孩跑来找她,原来是小女孩的哥哥,我们停下脚步,与校长一道跟小兄妹照了合影。
  后来才知道,前一天我们和台湾小兄妹的爸爸见过面,在参观青少年活动中心时给我们当过瑞典语翻译。现在瑞典大约13%的人口是外来移民,不过华人很少,现在瑞典也存在着移民与瑞典原居民融合的问题,还有就是高福利政策下政府负担加重的问题。
  普遍认为,瑞典在社会平等和经济发达之间找到了平衡。有许多国际知名品牌,如沃尔沃汽车、爱立信电信、伊莱克斯电器、宜家家居等等,各产业占GDP比重是:服务业占了70.5%,工业28%,农业1.5%,是世界上最富裕、科技水平最高的国家之一。与其他西方国家相比,瑞典最富有的人和最贫穷的人都很少,每个人“从摇篮到坟墓”都能享受福利,但现在青年和移民中失业率相对较高,有人批评说,慷慨的福利不利于调动工作积极性与创造性,不少人依赖着瑞典社会全方位的保障体系而庸庸碌碌无所作为,但大多数瑞典人还是愿意维持这一模式。
  海伦娜驾车回城区的路上,一路风景再次震撼着每个人的镜头,公路上没有行道树没有电线杆,坐在车上可尽情拍摄,高纬度的阳光很强烈,就连云彩也是透明的,蓝天白云下,一望无际的平原浩瀚而深邃,白桦树一类的古树林片片丛丛,一路绵延,有时会在林旁或林间,看到露出的几栋红墙黑瓦,或者白墙红瓦的民居;有时偌大的旷野中,会孤零零地矗立着一棵大树,鹤立鸡群般在清风中摇曳。有意思的是,所有奔驰在公路上的车子,哪怕大太阳也都开着车灯,一问才知瑞典1977年颁布一项法令,要求白天开灯行车,专家说人眼睛对晃动的灯光特别敏感,白天开灯有利于行车安全。实施后事故果然大降。
  短暂的瑞典之行结束了,海伦娜开车送我们前往哥德堡机场,瑞典是一个男女最平等的国家,妇女在社会承上担着重要角色,接待我们的海伦娜非常精干,也非常辛苦,到达哥德堡时,首席执行官耶特已等在机场为我们送行。依依惜别之际,瑞典的国家形象和美丽风光早已在我们脑海中定格,并在后来的岁月了成为一种牢不可破的记忆。
  责任编辑 江 声